1. <code id="mu27w"><strong id="mu27w"></strong></code>
      <code id="mu27w"></code>

      1. <meter id="mu27w"><menuitem id="mu27w"></menuitem></meter>
        <output id="mu27w"><ruby id="mu27w"></ruby></output>
        站長工具,就用查一把!
        收錄查詢  關鍵詞排名  Alexa排名  PR檢測  友情檢測  IP反查  WHOIS查詢    更多查詢  
          收藏  最近查詢 查一把
        信息分類 首頁 » 資訊信息

        好站推薦

        IT新聞

          業界猜想

          名人名企

        建站推廣

          站長創業

          運營推廣

        設計編程

          美工設計

          開發編程

        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的中文在線翻譯
        信息來源:查一把 發布時間:2012/3/26

        這句話我想了許久,的確沒見過一個標準答案,只好妄自猜測一下。

        其實重點就是偷和抄的區別。

        什么是抄?就是你做了一件事,別人一眼能知道你模仿的是誰。

        什么是偷?就是你妙手空空,但除了你自己,誰也不知道這些財寶來自何方,甚至失主本人也可能不知情。

        抄,我們在中國見的多了。

        偷呢?試舉幾例:

        - 生產第一代果凍色 iMac 時,Jonathan Ive 帶著團隊去糖果店去研究水果糖的質感、色澤,這是偷。
        - 設計 iPhone 時,喬布斯和設計團隊參考了 Braun 計算器的設計[1]。
        - 設計 iMac 時,喬布斯要自己的團隊去研究 Cusinart 生產的高檔廚具[2]。

        這些東西,除非有人細究,是無法被當作“抄”的,但拿來之后,又渾然天成,自成一格,大概就是“偉大的一偷”了。

        我覺得這句話和《天下無賊》中黎叔的臺詞“最煩你們這幫打劫的,一點技術含量也沒有”異曲同工。

        如果讀文學史和藝術史的話(相信科技史更是如此),會發現很少有偉大的作品是憑空出世,“完全原創”的。很多藝術家有一個偉大的創意,但很平庸甚至糟糕地表達了出來,而偉大的藝術家只好“偷”他們的創意,去粗取精,在原作的基礎上加入自己的創意,使之升華。黎叔這樣的大賊之所以瞧不起打劫的,是因為偷什么、怎么偷都是很有技術含量的。Copy和打劫差不多,其過程毫無創意可言,而Steal則有選擇性,有藝術感。

        關于這個話題,推薦美國著名學者和法官理查德·波斯納的一本小冊子《論剽竊》其對歷史上很多有名的剽竊爭議進行了具體分析,很有啟發。

        1
        才華和放蕩不羈,有時就是一枚硬幣的兩面。 而一臉嚴肅的道德先生,是離“創新”這兩個字最遠的人。

        2
        抄襲是不好的? Think different :違反規則,也是戰術之一。

        iPod 抄襲創通專利的代價是一億美金賠償,收獲?是顛覆了整個數字音樂市場。 (喬布斯的另一句話是:“能做海盜,何必做海軍?”,海盜,以違反法律為職業。)

        如果,喬布斯面對巨額賠償的風險,決定在 iPod 這個產品上做妥協,那他就違反了自己最本質的兩個特點:

        1 冒險精神
        2 對完美產品的追求

        那這個人,也就不是喬布斯了。

        回到所有事情的開始,他還敢冒風險,空手簽下 AppleI 的 50 臺訂單嗎? 他還會為了一個完美的 AppleII ,去尋找家電外殼嗎?

        3
        中國企業抄襲的原罪,在于有些企業做婊子,還要立牌坊。而且,根本沒有面對審判和賠償的風險。(這種環境進一步導致了一些時候,別人不抄都活不下去)

        不論什么領域的設計,都可以歸結到最基本的立足面,設計這項工作是指一個作品最終成型之前設計師所作的預先構想。這里面有兩點,作品最終成型和預先構想,在設計師這個身份獨立出來之前(尤其指現代設計),這兩點通常是融合在一起的,不僅是職業身份,比如都是工匠,還包括實踐的方式,比如古代設計圖紙的稀少,工匠依賴的是師承和制式,而非思想和知識。設計獨立之后,作品最終成型和預先構想這兩點被分開,而設計偏重的是預先構想這一點,當這兩點分開獨立之后,連接起這兩點就有很多的途徑,這些途徑可以從各個角度來看,比如圖紙以及現在的數據是一種連接途徑,工程設計也可以看成是一種連接途徑,設計效果圖可以看成是一種連接途徑……有各種類型的連接途徑。作品最終成型和預先構想可以全部由同一人完成,比如手工制品比如自制海報等等,可以是一個人或者一臺機器來完成,可以是幾個人和幾臺機器來完成,可以是很多部門很多環節很多機器來完成,但不管怎樣,設計的重點在于預先構想這一點。

         

        構想是抽象的東西,而設計不僅要與他人交流,更主要是要不斷與自己交流,將全部的過程停留在抽象的思考是不現實的,必須要一些可視化的模型,比如手繪、計算機設計圖或者各種原型樣機等等,同他人交流,這些工作當然可以委托他人來實現,在設計師的監督之下,可是與自己交流的時候,基本上需要找到一種探索的可視化模型表達方式,而手繪是最基本的,手繪任何人都會,稍微有一點訓練就是。


         

        這個問題一般是指手繪的好壞,或者說需要手繪到怎樣的程度才可以,無論哪個領域的設計,優秀的設計師和糟糕的手繪這種結合非常普遍。手繪是一種表達技法,它是可以訓練而成的(甚至可用“速成法”),但是你可以看到很多上了年紀的設計師,他們的手繪并不變得漂亮,一個說明漂亮不是衡量設計中手繪的要素,另一個說明手繪也不是用來衡量設計的要素。

         

        我看問題的標簽中有平面設計,平面設計看上去與手繪是否漂亮比起其他設計更緊密一點,比如說傳統教育中的“型準不準”,的確需要有訓練的基礎,可是“型準不準”并不關系到平面設計中最重要的部分,反而從“型準不準”訓練而出的設計師,更加刻板和制式化,這一點很好的說明了中國平面設計普遍的質量問題,尤其是 pop 風格的,中國這一類設計中的刻板就是因為在傳統訓練中只講究工具而不是表達,當然中國也缺乏涂鴉或者剪報這一類表達的氛圍。


         

        說到底還是表達和意愿的問題,你看像 Frank Gehry 的手繪就是一坨一坨,人們像對待藝術一樣來看待,他也不害臊。而如果仍糾結與這個問題,那么說明你的意愿這一項還沒達標。很多沒上什么學的工人,與人談起設計來都是隨手扯一張紙,立馬就畫,雖然畫的線都是不直的,可誰又能把線畫直?


         

        如果只說答案,那么是:不是,可以。

        轉載請注明出處:站長工具 信息來源:http://www.ebrfz.com/Content/355
        網友點評
        福建11选5官网